冰岛茶之吻

向下

冰岛茶之吻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日 一月 12, 2014 12:28 pm

车开上西半山,沿东坡上的土路,缓缓地驶进冰岛村东头的村口,到了村口首先映入视野的是一片茶园,茶园面积约三四亩,茶树散落,高低不等,树枝弯弯曲曲,犹如人工修剪的盆景,这让我想起家乡人祖伏羲陵前公园里的倒栽槐,北方花都鄢陵的腊梅、海棠的曲美枝条,那种美是人为修剪的,而冰岛茶树枝条的曲美是自然的;在这里,我找到了中国盆景之源,赞到:
鬼斧神工匠万物,
独秀臂美数嘉木;
盆景龙枝贵天下,

师承冰岛古茶树。

茶园西南的路边是一棵大核桃树,树直粗壮,枝条舒展,沿路再往前三四十米是一棵大青树,大青树粗约三四人环抱,见证着冰岛村的历史。在核桃树的位置,路分两岔,一岔向上向西,一岔直行向大青树;车沿着向大青树的方向前进,在大青树位置调头向西;进入冰岛村,车穿过村子直行到村西头不能通行时才停下。
“到了,下边就是我干儿子李金润的家。”郜先生对我们说。话刚落音,车刚停稳,李金润家人出来迎接。我们急忙下车与李家父子握手寒暄。我仔细打量李家,这里是村的最西南角,说是院子,并没有院墙,来的路从他家房后通过,路面基本与房顶平。院子北面靠路是一排平房,东三间是老房子,住着李家一家8口,挨着老房子西边是三单间新房,从东往西,一间暂做厨房,一间是为我们准备的住房,一间做茶叶仓库,仓库西边的三间敞房是新建成的茶叶初制所,老房的对面正建着两间厨房和一间洗漱间,七八个男子正院内忙碌着,整个院内的各项工程正在建设之中,建设费用是春节前郜先生汇来的。

李家父子把我们让进老屋,让座泡茶,方言语音上的差异我们多半听不懂,从表情上可以体会到他们的热情,茶过三道,我向李家父子打个招呼,独自走出李家院子。
李家院前是陡坡,刚用石块砌起一道墙护着,约有2米。坡底的梯田里种着各种粮食作物,有豌豆,蚕豆等,有的已经收获,有的还泛着青。梯田里零零星星的茶树显得十分杂乱。
我们停车的位置也是进村后车能开到最前的地方。在往前是一条车过不去的人行小路,一直通向远处的山上,路西是2米多的陡坡,坡上是一片平地,平地再往西是山坡,坡上开满百花。

我沿西南方向的小路走去,小路在半山坡上,西高东低,走在小路上看不到西边山上的情况,却能清楚的仰望全村和村前的山坡上的庄稼和茶树,几缕青竹在路西边的坡下,翠竹、山村和茶树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我拿出相机拍了几张,继续前行。小路延向沟底却看不到尽头,隐约可见对面山上的小路、沟底的翠竹、芭蕉;同时还隐约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初来乍到,不了解当地的情况,我决定不再前行。停下来四处环看,这里三面环山,东边从村里往下延伸的整个坡上种满庄稼、茶树,面积约有五六百亩。从这目测,冰岛老寨东西距离约500米,南北约200米,东西基本水平,北高南低,老寨的房院从下往上,分四层,新旧房屋交错,户与户,户与路没有明显的界限,几家新建的房屋正在施工,显得有些乱。 村东头的三棵大树十分显眼。村后是一山岭,山岭从村东村口向西逐渐增高,在村后面突起一个山丘,一条小路从山丘顶上直通村里,向村西边的山顶望去,山顶上绿树葱郁,却辨不清楚是什么植物。北岭和西山腰上枯草还没返青,白花遍野,南山坡已变成翠绿。山岭像一条弯曲的卧龙,盘护着冰岛老寨,为冰岛挡风护雨;同时又像一只巨人的胳膊拦护冰岛老寨,保护着冰岛不受伤害;冰岛老寨则像躺在母亲怀中的婴儿,享受着大山的宠爱。这里白云朵朵、山青天蓝、空气清新、幽雅寂静,偶尔几声鸟叫,十分惬意。作冰岛印象记之:

冰岛印象
冰岛没有“冰”和“岛”,
山龙水聚绿环抱;
先古传下瑞草魁,
一叶香妍对天笑。
我忽然想起给家人,给公司,给朋友打个电话,报个喜讯,告诉他们我已经来到了我向往已久的冰岛,看到了我迷恋的古树茶了。当打开手机时,这里没有信号,我转身向李家走去。
回到李家,郜先生和李家父子正谈论着古茶树承包的情况和问题。郜先生对我说,我们这次运作的并不十分成功,我们的于老乡下手很快,并提高了承包价,原定承包给我们的部分户的茶树被她承包了,其他收到定金的农户要求提价。我说不管这些,先看茶树去吧。

从屋里出来,金润指着坡下说:“下边就是村里的古茶园,承包的古树都在古茶园内。”
我看着坡下梯田里零零落落的茶树,无论如何也和想象中的古茶园对不上号,我想像的古茶园成片成林,树大叶茂,宛如森林遮天蔽日;眼前的古茶园却是十分凌乱,茶树也是良璓不一。
金润向正在房顶上干活的一人喊道:“玉光,下来领着看你家的茶树去。”然后指着在房上干活的人向我们介绍说:“赵玉光,古茶园西边第一家古茶树他家的,让他领我们去。”
赵玉光领着我们一行人向村西南方向的小路去,沿小路走约三十多米拐进古茶园,再向前走约十几米,赵玉光停下指了指西边的古茶树说:“这就是。”

眼前的茶树着落在山坡梯田的梯梗处,三棵相连,从东到西,第一棵主杆高约1米,分叉处略高于上边梯田的地面,树干粗约一米左右,高五六米,像一棵大伞,老叶碧绿,新芽初绽,枝上挂满一串串圆圆的茶籽,大的直径有0.5毫米左右。我拉着刚刚萌芽的茶枝到鼻前,一股清香的新气直达肺腑,让人心旷神怡,顺手摘下一粒茶籽在嘴中嚼了嚼,涩苦麻味立刻溢满口齿,透出一丝丝芳香。赵玉光对我们说:“茶籽不能吃。”我问:“这些古茶树的树龄多少年。”赵玉光回答说:“据有关专家说是五百年以上,究竟是什么年代种植的,他们也不知道。”接着赵玉光介绍,在村前这片冰岛古茶园中,他家的树共有四十八棵,分散在这里到沟底。说话间,郜先生已给三棵古茶树标上个记号。同行的冰浩、李琳在不停地拍照,我也顺势从不同的角度照了几张。

赵玉光家的茶树确实很散乱,不过所有的茶树都在梯田的田埂下,三月的天气,这里的气候已是很高,梯田的豌豆角已收完,干黄的豆秧还长在田里,我们趟着庄稼秧,复上复下,复左复右,数到二十棵树时,已是满头大汗,四肢乏力,同行的老李,我们中年龄最大的已不愿再去,在我和赵的要求下,大家拖着疲惫的身体,还是向沟底走去,远望这不起眼的小沟,竟成了我们生活在城里身体很棒的人难以克服的困难。坡很陡,路很窄,有些路段只能爬着下去,沟底还有三棵,赵玉光用手往下指了指,我望了望沟底,回头看了看村庄,这里位于村庄和沟底之间,按我们前进的速度,依我们目前的体力,我犹豫了,大家一致意见太累了,受不了,不去了。于是我们各自用相机变焦照了像,转身打道回府。我看了看表,中午十二点。

我们气喘吁吁地回到金润家老屋,也不再顾忌礼仪形象,东倒西歪地躺在沙发上。金润父亲忙掂着大铝壶泡茶,我们两杯茶下肚,顿感肚中饥饿,却不见主人让吃饭的意思,许久,不知谁挤出了一句“吃饭吧。”金润父亲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同行的李师傅接过话说,这里一天两顿饭,早饭十点左右吃,晚饭要等到六七点左右。说罢有用当地方言和李说些什么,然后告诉我们说锅里有蒸好的米饭,谁饿可以先吃点。
太阳高高地挂在当空,李家院内没有一棵树木,走出屋门顿感一股热气扑来,于是我们就猫在李家老屋与金润家人拉家常。因为语言障碍,有时因为一句话一个字双方都要解释半天。

“周支书来了”,坐在门正对面的金润父亲站起来向门口打招呼。我们扭头向门口看去,只见一男子正朝屋里笑。我打量男子,黝黑的皮肤,细高的个子,身高一米七左右,平头短发,长脸,上穿蓝白相间的短袖,下穿深蓝色裤子,运动鞋,站在金润老屋的屋檐下。不用问,这就是支书周顺兵了。我们立即都站了起来,逐一和周支书握手:“听说你们来了,过来看看你们,是你们给冰岛带来了福气呀。”说着坐在金润父亲让给他的座位上。我们说:“哪里哪里,是支书领导的好,是冰岛的人好茶好。”

周支书向我们介绍冰岛村的情况:冰岛村委会辖五个自然村,分别是冰岛、南迫、坝歪、糯伍、地界;273户。1083人,其中拉祜族占70%,傣族占10%,汉族20%,面积约35平方公里。目前,冰岛老寨有古树2470余棵。七十年东坡植三百多亩茶园,09年又新植茶园700亩,10年新植1000亩,现在共有茶园面积三千多亩。古茶树过去因种粮食作物、盖房修路伐掉了不少,现在能承包这么多钱,很多过去毁掉古茶树的人肠子都悔青了。就说老李家吧,过去有古茶树五十余棵,盖房通路,砍伐了不少,现在只剩下五棵,几十万没有了。

冰岛五个自然村中,冰岛、南迫、地界在西半山,坝歪,糯伍在东半山,东半山的两个寨子至今不通车,运输全靠人力畜驮。南迫老寨距离冰岛约5公里,是个拉祜族寨子,过去住有70多户人家,因海拔高,交通不便,政府出资帮全寨整体搬迁到冰岛村下的公里旁,部分人舍不得老茶园,有10多户又迁了回去;南迫老寨有棵大茶王树,800年树龄,南迫的拉祜族老人说是他们的老祖宗从大森林里挖的小茶树苗栽种的。地界位于冰岛西南,也是拉祜族寨子,原有60多户人家,政府规划搬迁后,也有10多户迁回了老寨。东半山的把歪和糯伍交通十分不便,从公里上到村里需爬三四个小时的山路,政府安排搬迁后,部分村民又迁了回去,都是忘不了老祖宗留下的基业。

我们向周支书介绍了公司情况和做冰岛茶的想法,提出愿意为冰岛的经济、教育发展,新农村建设等做些贡献。临别前,周支书又透给我们消息,你们承包古茶树的事影响很大,上边都知道了,可能要终止你们的协议,政府买单,赔偿你们的损失。
送走了周支书,太阳已落到了半山腰,我们也养了精神,继续清数茶树,和上午相比,速度快多了,一是见多了,不在对每一棵树都研究半天,二是比较集中,三是设计好了路线图,不走冤枉路,当太阳落山时,结束了古茶园的茶树清查任务。
晚饭菜很丰富,李家杀了两只鸡,腊肉,还炒了鸡蛋,辣椒,土豆,青菜等,摆了整整一小桌子。兴奋之余,我提出喝酒,李家满口答应,却不停的在吃饭,我想可能是家中没酒,也不好意思再提要酒喝了,只好端起米饭夹着菜吃起来。
饭后回到住处休息,我们住的房间不大,只能一横一竖摆两张床,上边铺盖等全是新的,我和郜先生两人睡一床。刚刚躺下,李文华就过来喊我们喝酒,我迷惑地跟着他来到刚才吃饭的饭桌,只见桌子抹得干干净净,开车的李师傅,赵玉光已经坐在桌前。金润父亲拿出两瓶小黑江窖,三个杯子放在桌上,倒上酒对我们说:“我不能喝酒,你们喝吧,我陪坐。”话刚落,赵玉光就端起酒杯和我碰酒,我端起酒杯和他碰,然后一饮而尽。

闲聊中,我知道开车带我们来的李师傅和赵玉光是初中同学,关系蛮好。李师傅今年28岁,初中毕业就去了深圳打工,在深圳打工八年,娶妻生子后回家发展,有在外闯荡的经历,见多识广,会说普通话;因此,常常给我们作翻译。金润一家清末从临沧迁来,金润父亲,名文华,现年四十七岁,育有三子,大儿子金润已婚,生一儿一女,二子阿潮,在家帮父亲做茶,三子阿涌,在勐库镇初中就读。李文华略有文化,原是村里卫生员,现在不干了,家庭条件不太富裕,三个男孩都要娶妻盖房,压力很大。
不知不觉中,我们三人已把两瓶小黑江窖喝干,文华又拿出两瓶,我说不能再喝了,除非让我有菜吃,这下倒把文华搞晕了。李师傅忙从里面端出一盘下午的剩菜,拿出筷子,我们又喝起来。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20
注册日期 : 14-01-0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caye.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